北京汽车报废解体厂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全城免费拖车)
    座机:010-58546068   
    手机:15340073448
    汽车报废,指标更新
     
当前位置:首页 > 报废服务 > 报废车型

滨州报废车拆解有“门槛”

访问量:编辑: 日期:2015-07-04 16:56:58

 滨州报废车拆解有“门槛”

 
 
黄标车治理的不断推进,令报废汽车数量快速增长,而作为能将其“变废为宝”的回收拆解企业,其尽快扩容也成为缓解环境污染、实现产业循环的必要之举。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去年二季度,山东省商务厅、省公安厅等部门就已发布《关于加强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管理的通知》(下称 《通知》)并提出,各市可依据汽车保有量、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新增1至2家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实现汽车拆解网点的合理布局。
  不过,经济导报记者近日在采访中获悉,这项多方力推的工作,在滨州市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预先获取?
  “如果是公平竞争败下来,我们心服口服,但现在连个竞争机会都没有,实在是接受不了。”10日,山东玉玺炉料有限公司(下称“玉玺炉料”)总经理宋延昭对导报记者表示,去年11月滨州市服务业发展局等部门根据 《通知》,发布了 《滨州市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设立工作方案》(下称《工作方案》),其中提出该市可新增一家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
  “看到这个文件我们很高兴。”宋延昭说,其公司已从事了10多年钢铁等废旧金属的回收加工业务,主要加工原料就是报废汽车,但由于报废汽车拆解有严格的准入制度,而此前滨州市具备相关资质的企业已有一家,公司只能高价从山东省内其他企业回收拆解后的汽车废件进行加工。
  “打个比方,以前我们都是买米,现在终于等来了自己种稻的机会。”宋延昭对导报记者表示。更令其高兴的是,从主管部门处了解到,滨州市的这一新增报废汽车回收拆解名额,正是定在公司所在的邹平县。“如果能够竞争到资质,对于公司产业链的完善、成本压力的缓解都会颇有助益。”
  然而,当玉玺炉料按照《工作方案》上的要求准备好相关资料,来到邹平县商务局进行申报时,却出乎意料地被拒绝了。拒收情况甚至出现了多次。“私下得到的回复是名额已经给另一家公司了。”宋延昭说。
  这一说法令宋延昭颇为不解,因为在其看来国家对拆解企业的要求较为严格,从场地、资金到加工设备、环保标准等都有明确规定,而邹平县像玉玺炉料这样能够满足、对接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规定的企业并不多。导报记者在玉玺炉料的生产现场发现,公司从原材料进场到分类加工、金属分离等生产环节,确实与废弃汽车拆解存在较大关联。
  “一辆报废汽车,七成以上都是废钢,剩下的还可以提炼出铜铝等多种金属,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才摸清了门路。”宋延昭对导报记者说,其公司是山东第一家符合 《废钢铁加工行业准入条件》的企业,并被中国废钢应用协会定为“废钢铁加工配送中心示范基地”。为了贴合报废汽车拆解条件,其公司近年更是花费3000多万元从国外引进设备,以提高材料加工的精度,并拓展加工品种。“如果拿不到资质,这笔投资几乎就等于打了水漂。”
  经过多方打探,宋延昭获悉,“预先获缺这一名额的可能是邹平县一家钢铁企业,目前这家公司正在“加班加点”上项目,以达到国家规定标准 。“项目用地都是去年新拿的,设备也是刚进的,正在调试,都没有正式生产。”宋延昭说。
  果真如此?导报记者致电这家钢铁企业,但一直未能联系到其相关负责人。不过,来自滨州当地媒体3月份的某报道中显示,这家钢铁企业的机动车拆解项目确实正在进行设备安装调试,并称可实现年报废车辆处理能力2万吨。回应存疑
  一边是上述钢铁企业还未获得拆解资质,就信心满满上马相关项目;另一边是准备多年的玉玺炉料多次申报被拒。为何在名额尚未确定前,就出现如此大的差异?对此,导报记者于10日联系邹平县、滨州市相关主管部门进行确认,不过得到的回应却不一致。
  作为负责接收申报材料的邹平县商务局,应最了解情况。不过,10日当天该局一名受访副局长对导报记者说,局长刘宣东出差在外,其他人士并不了解情况,需待其回来再作解释。而当导报记者询问刘宣东联系方式时,其以刘宣东在外不便接听为由拒绝提供。
  随后,导报记者又来到了邹平县政府。一名李姓负责人在了解情况后,通过电话向县政府主管领导报告,并进行转述。其称,目前邹平县黄标车治理工作正在进行中,而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设立工作尚未开始,主要原因在于按照市里的规定,每个县都要进行筛选,确定一家后再交给市里最终确定。由于目前市里还没有分配名额,县里的工作也就没有开展。
  “所有企业的申报材料目前都没有接收。”上述李姓负责人表示,预计5、6月份将开始相关工作,“整个过程绝对公开、公正、透明。”
  不过,导报记者注意到,这一解释与滨州市下发的《工作方案》显然有所差异。其文件中显示,新增名额的设立原则是“选取全市经济发展水平高、汽车保有量大、老旧汽车及黄标车报废数量多、设立地点方便群众的县(区)新设1家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显然,先确定县(区),再从企业中确定资质归属,是文件应有之意。
  那么,会是文件理解上的差异吗?
  导报记者随后致电制定《工作方案》并主管相关工作的滨州市服务业发展局,其相关科室人员却对导报记者表示,新增拆解企业的名额已初步确定给了邹平县,只是邹平县还没有最终定下具体企业。“从黄标车淘汰等各方面条件看,邹平最合适。”上述工作人员表示,邹平县政府及县相关部门经过初审确定企业后,按 1∶1的数量上报。这无疑意味着,邹平县确定的企业,只要达到相关规定,就基本可以一路畅通地获得资质。
  显然,两相比照下来,邹平县方面给予导报记者的答复,更有推脱之嫌。细则欠缺
  值得关注的是,从时间上看,滨州市《工作方案》于去年11月就已推出,为何至今仍未开展工作?
  相关资料显示,菏泽市同样于11月份发布了《关于新增报废汽车回收拆解企业的公告》,但其12月份就发布了拟定山东方达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为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资质企业的公示,整个工作过程历时不到1个月。
  “从相关细则的制定上,存在时间模糊问题,为权力寻租留下了隐患。”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陈星对此表示,与菏泽市细则中明确规定的材料申报时间相比,滨州市《工作方案》的细则有所欠缺。
  陈星还表示,地方政府不仅要在制定细则时尽量完善,在执行时更应注意做到公开、公正、透明。“在环保监管趋严的背景下,黄标车淘汰已成必然,并给报废车拆解市场带来更多商机,里面的经济利益自然更大,这应引起地方政府的警惕。”
  相关统计显示,2014年到2017年,我国平均每年淘汰黄标车362.5万辆,仅其带来的汽车拆解市场空间就将是目前市场规模的3倍。同时,2013年汽车产销2211.68万辆和2198.41万辆,未来几年或继续维持8%至10%的增速,汽车更新速度有望加快,报废汽车拆解企业有望迎来快速发展期。
  受访业内专家认为,基于简政放权的理念,放开报废汽车拆解市场准入,不失为解决上述“政府干涉市场公平竞争疑虑”的一剂良方。不过,陈星也认为,报废汽车拆解涉及盗抢汽车等社会安全敏感问题,一旦放开需要公安等多部门协同合作,加强事中及事后监管,难度较大,更需要较长时间的等待。“在放开之前,地方政府能否做到公开透明的 ‘阳光’管理,应是行业能否健康发展的关键。”

黄标车都去哪了? 报废车堆积如坟场【下一条】 北京鼓励出租汽车提前报废

首页
拨打电话
联系我们